追剧、刷微信、抢红包 八旬老人初涉“互联网江湖

2017-12-27 22:12

  “妈妈怎么又是第一个抢到的,这速度也太快了吧!”60岁的大女儿罗扬欢呼道。“快抢快抢,群里又有红包了!”

  宽敞的客厅一角,餐桌旁围满了人,此起彼伏的笑声充盈着整间屋子。灯光下,82岁的老人杨启英坐在主位上,看到身边这些已过中年的孩子们依然充满稚气,她似乎也忘却了自己耄耋的年纪,像个孩子一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指尖时不时地触动屏幕。

  她记得十分清楚,如果手机发出了声响,就立即点开标注着红色小数字的那一栏,再找到孩子们头像下方的红色方框,轻按一下就可以打开这个“电子红包”。她甚至,谁先打开谁分得的钱就多。

  “我们大家都发了这么多了,您抢了那么多,也给咱们发一个呀。”50岁的儿子杨翔说道。

  杨启英笑着应着,然而,她并不知道如何将刚才收到的零钱发给孩子们,手指依然来回地点着已经打开的红包。

  罗扬握住母亲的手,对着屏幕向她演示。罗扬用母亲的手戳中了对话框中的红包,发红包的界面顿时弹了出来,输入了一个数字后,再点击“塞钱进红包”。杨启英发现自己的头像出现在家庭群中,并且头像的下方还多了一个红包。突然间,客厅安静了下来,孩子们齐刷刷地低下头。

  杨启英也笑得合不拢嘴。然而,沉浸在快乐中的她似乎已经忘记,就在一年以前,自己还极力反对儿孙们在手机上寻找乐趣。

  “他们几乎隔一两天就会轮流来看我。找我聊天,关心我的身体,给我送水果。”杨启英笑着说。“不过每当我和一个孩子说起话来,其他人就全部埋着头看手机。”说到这里,杨启英的语气有点不高兴,“有时候真的气人,一家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全部看手机,真不知道这个小玩意有什么好看的。”

  杨启英的儿媳李旭玲是“时尚达人”,今年53岁。每当过来看望婆婆,她都会连上家中的WIFI,开始疯狂“追剧”。杨启英常常狠狠地她,李旭玲只好收起手机,陪坐在婆婆身边逗她开心。

  去年冬天,李旭玲陪婆婆去商场购物。结账时,她习惯性地拿出手机,打开自己的微信。杨启英只听“滴”的一声,售货员说了一句“可以了”,儿媳就挽着她准备离开商场。

  “咦?你还没给钱呢,怎么就走了?”杨启英拉住儿媳,诧异地问道。“我已经用手机给啦。”李旭玲笑着。杨启英十分好奇,“你是怎么付的?”

  李旭玲轻触桌面上的微信图标,打开之后再进入右下角的个人页面,点击钱包按钮。“一般在超市里都是别人扫你,这时候,你只要把这个码按出来让他扫就行啦。”李旭玲一边说,一边再次打开“收付款”的界面,向杨启英展示自己的二维码。

  李旭玲告诉婆婆,现在的手机不光可以观看新闻直播,也能用于支付、订票,还可以通过扫码来使用共享自行车。对于时代的飞速变化,杨启英十分惊奇。在她的印象中,几年前自己进出超市的时候,手里还时常攥着零钱;出远门还得推着自行车,有时还担心丢了。而在当今的互联网时代,不仅只凭点击手机上的几个按钮就能支付消费,还能通过扫码直接使用小黄车等共享设备。“时代的发展实在是太快了。”杨启英小声嘀咕着。

  此后,杨启英对手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孩子们把她那台只能打电话的“老年机”,换成了智能机。“如果拿着这款多功能的手机妈妈还是只会打电话和接电话,岂不是资源浪费?”大女儿罗扬决定带领兄弟姐妹母亲玩转智能机。

  罗扬为母亲开通了微信号,并向她分享了一篇养生美文,让她尝试点开链接。杨启英端坐在沙发上,缓缓戴上老花镜。她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伸出手指,按在罗扬发送的链接上。然而,却一直没有松手,导致内容始终没有被成功打开,反而跳出了删除的提示栏。女儿告诉她,点击链接的过程中需要做到又轻又快。杨启英减小了力度,快速地用手指触了一下屏幕。果然,这次还真把文章给点开了。

  对于微信的使用,杨启英仍然十分陌生。罗扬在教母亲进行操作的时候,也会拿出纸笔,帮助母亲做笔记。

  杨启英点开了通讯录的界面,罗扬一边用笔写着一边说:“点击右上角的加号,选择添加朋友,再输入一个人的微信号。”记录完后,罗扬握住杨启英的手,点击了“添加朋友”按钮。“比如我们要加杨翔为好友,直接在这里输入他的手机号码就行了。”说着便为母亲做了一次示范。

  成功把儿子加为微信好友之后,罗扬让母亲对照自己写下的笔记,开始一步步操作。经过几个月的学习与反复,如今,杨启英已经能够应用自如,不仅能点开链接、添加好友,还学会了语音搜索。

  年轻时的杨启英是名军医,她对抗战题材的电视剧格外感兴趣。她想起儿媳曾经在自己的手机上下载过一款视频APP,并向她演示过搜索视频的步骤。杨启英翻出当时的笔记,用手指轻触视频APP的图标,成功进入了搜索页面。这时,她拿起放大镜,缓缓扫过记录本上的每一个字迹。接着,她把目光投向屏幕,点击了视频客户端右上角的“绿色放大镜”。只见热播电视剧的海报弹了出来。杨启英再次转头,仔细用放大镜阅读了剩下的步骤。她轻触一个绿色话筒,对着手机不停地说道:“伪装者,伪装者,伪装者……”语音正确识别,《伪装者》的海报出现在她的屏幕上,杨启英得意地点开海报下面的数字,了自己的“追剧”之旅。

  这位老人还在和子女的互动中接触到了现在的“电子红包”。过去,每逢过年,她都会准备许多红色信封,写下自己的祝福后,会向信封中塞入压岁钱,分发给晚辈。而现在,传统的风俗披上了“高科技外衣”。今年除夕,杨启英再没有像往常那样看到儿孙们玩手机就不开心了,她支持子女通过手机了解春节周边的事情,甚至还专门饭后为全家人一起的抢发红包时间。那天夜里,全家人都在年味十足的喜庆氛围中欢呼着。

  “这几个月以来,微信让我了解到许许多多的事情,比如说上周的十九大,以及一些重要的新闻,我都能通过微信接收到。”杨启英高兴地说,“虽然我不像他们这么年轻,但是我也可以让我的生活更加丰富。”

  随着时代的发展,互联网产品在改善我们生活品质的同时,也为中老年人提供了全新的生活方式。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统计,截至2017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到7.51亿。其中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占比为10.6%,相较于2016年12月9.4%的比重,半年内就增长了1.2个百分点。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开始使用互联网平台寻找自己的乐趣。

  前不久,“开心奶奶”曹雪梅与老伴崔兴礼爷爷在网络上开设了直播间,并迅速走红。直播过程中,曹奶奶会带着崔爷爷一起表演节目,时而唱歌跳舞,时而分享一些故事,得到了众多网友的点赞与支持。“直播对于年轻人与老年人都有很多好处。”曹奶奶开心地说道。“我会通过直播向老年人传递现在的幸福,向年轻人传递正能量。”

  此外,许多的老年大学也开设了智能手机班。Ipad、电脑的使用已经成为了课程的主要学习对象,以帮助更多的老年人赶上时代的潮流,享受科技进步带来的便利。

  多年以来,老年群体一直备受关注。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的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我国的老年人口将达到2.48亿,老龄化水平达到17.17%,其中8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达到3067万人;到2025年,60岁以上人口将达到3亿,我国成为超老年型国家。

  如今,互联网产品的出现为我国的中老年人解决了许多现实问题:网络直播为老人创造了再次与社会接轨的机会,让他们重新找回自己的存在感;微信让他们与亲戚朋友连接在一起,缓解了老年人内心的孤独;共享单车不仅为中老年人提供了方便,也增加了锻炼身体的可能。

热门推荐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