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经济评论:假日期间欧美股市再创新高大商品多震荡下行

2018-06-23 21:36

  欧美股市再创历史新高,大商品多震荡下行。节假日期间海外宏观数据延续欧强美弱的格局。尽管美国数据出现暂时性走弱,但经济和就业改善趋势仍在;欧元区经济重拾增长动能,这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前期市场对于全球经济增长前景的疑虑,加之市场对希腊协议达成的乐观预期,推升欧美股市再创历史新高。假日期间需要关注的事件有二:①希腊救助协议尚存不确定性,但系统性风险低,市场预期乐观;②美联储和欧央行先后公布会议纪要,但并未给出未来货币政策明确的信息。欧美基本面的差异导致近期美元维持区间震荡。2月16日以来大商品价格以震荡下跌为主,其中,黄金价格单边下跌2%;布伦特油价先涨后跌,跌幅达2.5%。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上扬,最高升至2.13%。

  海外经济数据欧强美弱格局延续。假日期间公布的数据显示,2月初以来经济数据欧强美弱的格局延续。美国从消费信心到工业生产、房屋开工及销售的数据均低于预期:1月工业生产环比增速放缓至0.2%,低于预期的0.4%;1月新屋开工环比下滑2%,低于预期的-1.7%,不过前月环比增速由4.4%上修至7.1%;1月成屋销售环比下降4.9%,远不及预期的-1.8%(不过通常1月房屋销售受季节性因素波动较大);1月PPI环比降幅由前月的0.4%扩大至0.8%,创2009年最大跌幅。相比较,欧元区重拾增长动能,除了综合PMI超预期由前月的52.6回升至53.5以外,2月ZEW经济景气指数由前月的48.4大幅回升至53.0,创下12个月新高;现况指数也大幅升至45.5,远高于预期的30;2014Q4实际P环比增长0.7%,同比增长1.6%,均高于预期;欧元区2月消费者信心回升至-6.7,高于预期。我们认为,欧美经济周期虽在短期内波动存在不一致性,但长周期上趋同。尽管美国近期数据低于预期,但我们对未来消费增长仍乐观;欧元区经济也将继续受益于欧元走弱、油价下行以及QE支持。

  美联储1月会议纪要整体偏,但并没有太多增量信息。美联储1月FOMC会议纪要显示,多数委员倾向于维持低利率更长时间,对于删除“耐心”措辞态度谨慎;纪要中讨论了海外经济放缓、强势美元、中东及乌克兰、希腊局势可能对美国经济带来的风险,但多数委员仍对美国经济前景乐观,认为2015年下半年美国经济增速将超预期向上。美联储对未来货币政策的依据仍取决于经济数据,这一点是其一贯的,并没有给出太多增量信息,不过纪要整体偏带动美债收益率下行。纪要显示美联储内部对于加息前景并不十分乐观,市场对于美联储短期内收紧货币政策已经开始有所松动。欧央行2月19日也公布了1月会议纪要,这是其历史上首次公布货币会议纪要。纪要显示,委员一致认可购债的性,多数委员也认为主权债务购买是唯一有效的政策选项,但认为不需要任何货币政策。在购债规模上,欧央行此前计划为每月500亿欧元,最终增加至每月600亿欧元(因欧央行认为更大规模的购债效果会更为明显),这也预示未来欧央行再度加码购债规模的可能性低。

  经济数据的欧强美弱可能带来阶段性的美元汇率走弱,但美元指数中期走强的核心驱动因素仍在。本轮美元的升值始于欧央行2014年6月启动负利率之时,核心驱动力是欧美货币政策分化下的利差因素。对比历史,我们认为,本轮美元升值可能持续至美联储加息周期临近结束时。目前市场期待美元指数可能在今年3-4月份出现下行(由于可能的美联储加息预期减弱)也仅是短期波动,不改变中期升值趋势。3-4月份美元指数下行幅度取决于欧美货币政策收紧或宽松程度的预期对比,这需要我们密切关注二者货币政策的。近来经济数据的欧强美弱并没有带来美元指数的大幅走弱,原因有两个:希腊事件虽市场预期乐观,但仍存不确定性,欧央行一度为希腊退欧做内部测试导致欧元跳水;二是,欧美央行货币政策会议纪要(尤其是美联储)对未来货币政策仍不甚明确。

  希腊能否与欧元集团达成共识仍存不确定性,但整体系统性风险不大。2月20日(上周五)希腊与欧元集团激烈的债务谈判迎来了转机,双方终于达成延长救助计划4个月的协议,但希腊需递交和预算方案。若该方案遭欧元集团否决(24日审核),市场仍将面临希腊退欧的。本次希腊提交的议案与2011年的不同之处是,本次方案至少将由希腊人自己决定,而当年的方案是由IMF等国际债权人决定的。目前希腊也开始向吹风表示结束紧缩的承诺恐将落空,市场对这一获得通过的预期乐观。整个事态的进展也如我们之前预期的,希腊事件尽管可能带来欧洲融市场的动荡,但不构成系统性风险,详见我们2015年1月8月的报告《希腊未必会成为2015年的黑天鹅》。

  人民币汇率在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再度走贬,符合我们的判断。近来有部分观点认为人民币的阶段性贬值将告一段落,其中大部分的论据源于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的货币升值需求,对于这一点我们并不赞同。我们不否认国际化过程中人民币汇率长期的升值趋势,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人民币的升值会是单边的,国际化不是人民币升值的充分理由。对比马克与日元国际化中汇率走势,我们发现,长周期上两者兑美元汇率均实现60%以上的升值幅度(1970年以来),不过,期间美元指数在1980-1984年和1996-2001年的两轮升值周期,马克兑美元汇率的贬值幅度(82.8%和52.7%)明显大于日元兑美元的贬值幅度(29.5%呵32.2%),这与两者对本币汇率的干预、货币政策的性以及对广场协议的应对措施不同有关。日本对日元汇率过多的升值干预(尤其在1985年后)为之后国内资产价格泡沫埋下隐患,而相反,在保持货币政策性的基础上,减少对外汇的干预,发挥汇率的调节机制,审慎适度进行资本管制,这一点值得中国借鉴。国际化浪潮下,币值稳定并不意味着一直保持升值趋势,比如马克在美元的两次升值周期中贬值的幅度明显超过日元,但并没有影响到之后马克国际化目标的实现。对比马克的经验,我们认为目前人民币贬值的幅度还不够。

  本周关注希腊提交的议案是否能获欧元集团通过、2月24-25日耶伦发表半年度货币政策证词以及美国CPI等数据。

热门推荐

推荐资讯